【此文废稿,占坑待填,请勿察看】

一、哲学

1.哲学的由来

哲学(philosophy)之缘起学界莫衷一是,但毫无疑问的是,古希腊是哲学得以形成为一门学科的最重要的时期。哲学在古希腊原意为「爱智慧」,古希腊人认为只有神灵才能拥有智慧,而人这种局限的存在只能无限地逼近智慧。然而,正是这种现实与理想的张力造就了人的丰富和高尚。

实际上,哲学在一开始就是一切知识的代名词。它意味着一个人能够很好地处理一件常人看来非常棘手的事物,譬如手工艺人创造出一件精巧的手工品,又或者政治人物能够使得将城邦治理得富强和谐。后来哲学逐渐向更为深奥的问题转化,「人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」等等这些问题吸引了哲学人物们的思考,这些终极问题一旦形成,关于它们的争论就从未断绝,直至今日。

对于哲学:

对于最初的那些哲学家,这门知识显然不是制作的知识。无论现在还是最初,人们都是因为惊奇才开始哲学活动;起初,他们对手边那些奇怪的事感到惊奇,然后他们就这样一点点儿向前,对那些更重大的事情感到困惑,例如,月相、太阳和星辰的星象,以及宇宙的生成。一个困惑而惊奇的人认为自己是无知的。因此,一个爱神话的人也在某种意义上是个爱智者,因为神话也是由惊奇组成的。······他们是为了逃离无知才着手哲学活动,显然他们求知是为了明白,而不是为了某项功用。人经历的事情也可以证明这一点:因为几乎是在所有必需的东西,以及为了舒服和消遣的东西都出现了,人们才开始寻求这样的智慧。因此,显然我们探求这门知识,不是为了任何一项功用,而是当人是自由的,也就是说,是为己而非为人时,我们就会这样探求这门知识,因为只有这门知识才是所有知识中唯一自由的知识,因为只有这门知识只是为了自身的缘故才存在。”

——亚里士多德《形而上学》第1卷第2章

显然,一种纯粹的、对更高层次世界的求知欲牵引着我们迈向哲学的殿堂。在其中,甚至不是智慧的可能的功用(如更幸福、更富有等等)而是智慧本身,具有一种美的价值。这种价值是哲学家们艰辛探索的所能得到的最大报酬。


2.哲学的视野

  哲学所考察的领域主要分为三类:自然、伦理及逻辑。自然领域考察的是自然乃至形而上的规律,伦理领域则注重研究人的生活,逻辑领域研究怎么论证,如何定义。不过另一些问题却逐渐从哲学领域分化出来,建立了一套自己的研究方法和知识框架,比如物理、化学、天文学等等。这种离奇的分化似乎兆示着,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二元分界。最终使人类知识划分为两个领域——人文学科与科学。

  自然哲学分化出了自然科学,所以广义上来讲,自然科学也是一种哲学。

  而伦理哲学的一部分孕育了社会科学,核心部分则保留在哲学体系内。


3.哲学的功用

  虽然哲学本身就是目的——哲学是一种对根本性真理的求索,因而,它从最根本、最抽象的角度分析世界;但是哲学无疑是具备功用的。《中庸》有言:「或生而知之;或学而知之;或困而知之;及其知之,一也。或安而行之;或利而行之;或勉强而行之:及其成功,一也。」有的人天生便热爱哲学并具备哲学天赋,对于他来说,哲学本身就是目的;有的人是通过学习逐渐认识哲学的,对于他来说,唯有哲学才是通向真理的大道;还有人承受了人生的痛苦,希望从哲学那儿得到慰藉。尽管哲学没有终极答案,但在求索智慧的过程中,我们逐渐使我们摆脱了愚昧。因此,若说人间有智慧,那一定是世界观的博大高远。




二、哲学与人生

1.哲学作为生活方式

据蓬托斯的赫拉克利德说,毕达哥拉斯曾与弗里乌斯的僭主勒翁交谈。勒翁惊叹毕达哥拉斯的才华和雄辩,问他是什么人?毕达哥拉斯回答:我是一个philosophos(哲学家/爱智者)。勒翁显然没听说过有人自称为philosophos,他又问毕达哥拉斯philosophos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。毕达哥拉斯做了一个很有名的比喻:他将人生比作奥林匹克的赛会,在这里有三种生活的选择:(1)赚取金钱(philochrematos),即来赛会兜售商品者;(2)赢得桂冠(philotimos),来参加比赛者;(3)观看比赛(philosophos)。这三种人来赛会的目的都不一样,赚取金钱者(philochrematos )所追求的是财物,这是大部分人都趋向的;赢得桂冠者(philotimos)所代表的是追求的荣誉的人,这种人的典型代表是政治家,可以参见普鲁塔克《希腊罗马名人传》里面所记载的人;观看比赛者(philosophos)不一样,他们不像第一类人那样成为金钱的奴隶,也不像第二类人那样成为荣誉或野心的奴隶,他们不在乎前两类东西,他们只专注于观看最美的东西(比喻对人的生活方式的观看和对自然的静观),这些人称自己为智慧的热爱者(philotimos)。

——《名哲言行录》

  实际上,论生活方式,儒家自古就有泾渭分明的论述——君子与小人,道家、佛家概莫能外。然而,论起生活方式,古希腊人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路:哲学是作为一门探索的学科而存在的,其本身没有既定的结论;而中国传统则已将「大道」作为一种结论明确断定了。同是追问生命的大义,哲学是在探索中前进,传统则遵照路径而前行。

  作为一种生活方式,哲学的焦点在于观照生命、世界的意义,其它学科则旨在促成愿望的实现。简单来说,一个关心为什么,一个关心怎么做。


2.哲学的人性动力

  很显然,人天生有一种精神上的需要:要求自己能够解释这个世界。认知心理学认为,人也正是通过认知图式来认识世界的。

  在上古时代,面对强大而不可抗拒的自然,人类创造了神话系统。神话系统给予了人一种低门槛的、较完善的世界解释,从而较好的消除了世界不稳定性、不确定性,也使人摆脱了无意义和对未知的恐惧,能够积极地活着。

  在中古时代,随着人际关系、社会制度与文化技术的日趋复杂,神话系统已经明显地不能胜任阐释世界的任务。于是,人类又创造了宗教系统。这种系统更具复杂性和严密性;在实践上,更加具有规范性——直接指导了人该做什么、不该做什么。

  在近代,科学的异军突起导致了社会与文化史无前例地快速变革,并击垮了整个宗教系统。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改造自然的能力,同时也迫切需要一种全新的阐释系统;因为科学只是改造世界的工具,并不创造意义。因而,哲学就日益凸显其重要性。事实上,在与科学兼容的条件下,哲学可能是现代构建人文意义的唯一途径。


3.人生的哲学

  尽管莫衷一是,窃以为哲学的根本就在于人生意义的探寻和人生道路的选择。人不是一般的动物,而是一种更高级的生命形态,这种高级不仅体现在对自然的改造能力上,更体现在对人自身的反思上。而哲学正是这种反思的集中体现。

  冯友兰论述过人生的四重境界:

自然境界:人若只是顺着本能或风俗习惯做事,然而并无觉解,或不甚觉解。他所做的事,对于他就没有意义,或很少意义。

功利境界:人意识到他自己,为自己而做各种事。这并不意味着他必然是不道德的人。他可以做些事,其后果有利于他人,其动机则是利已的。所以他所做的各种事,对于他,有功利的意义。

道德境界:人了解到社会的存在,他是社会的一员。这个社会是一个整体,他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。有这种觉解,他就为社会的利益做各种事,或如儒家所说,他做事是为了“正其义不谋其利”。他真正是有道德的人,他所做的都是符合严格的道德意义的道德行为。他所做的各种事都有道德的意义。道德境界有道德价值。

天地境界(哲学境界):人了解到超乎社会整体之上,还有一个更大的整体,即宇宙。他不仅是社会的一员,同时还是宇宙的一员。他是社会组织的公民,同时还是孟子所说的“天民”。有这种觉解,他就为宇宙的利益而做各种事。他了解他所做的事的意义,自觉他正在做他所做的事。天地境界有超道德价值。

  第一种境界的人是作为一种自然动物而活着。

  第二种境界的人的反思仅仅局限于自己。

  第三种境界的人的反思扩大到了整个社会。

  第四种境界的人的反思则「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,曲成万物而不遗」,超乎时空,囊括宇宙。

  哲学虽然能够从理性上剖析人生,但在实际生活中发挥的作用却很小。



三、我与哲学

1.

  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自己是活在破碎和虚无之中。世界的极度复杂、深刻内涵与自我的极度浅薄、片面认识构成了一种可怕的张力。这种张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步加大,令我愈加远愁近虑、夜不能寐。过往的经验证明,当这个脆弱的平衡彻底失效时,一场巨大的灾难就将到来。

  我不禁开始反思自我的处境,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鲁滨逊式的人物;在遭遇了惨痛的海难后,孤身流落荒岛。

  刚刚登岛,没有衣服、食物、淡水和武器,他感到极度焦虑;入夜,他害怕被野兽吞吃,不敢躺在地上过夜,便做了一个吊床系在树上;暴雨、惊雷、地震更是让他惊恐万分。

  在最初的时期,他面对的是完全不能理解也没有丝毫力量来对抗的敌人——自然,这使他极度惊恐,始终保持警惕的视线。然而,在一点点地挣扎出焦虑的心理闭环后,他逐渐开始进行实验,寻找着哪一种方法能够将他自己拯救出绝境。在几次艰难的濒死尝试后,他逐渐学会运用理性来加强自己的力量——观察并运用自然规律、制造生存工具。随着自身力量的增强,自然这个敌人的危险性逐渐降低了。整个荒岛上的生存过程,就是用理性和力量来抵抗自然的危险,将这个绝境转变为自己可以舒适生活的地方。幸运的是,没有野兽在他极度困难的初期将他吞噬。

  然而,哲学有时也会起到反作用。如果哲学发生了错误而不能自知,那么哲学就会变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灵魂紧紧束缚。这种大网要比一般人的更坚韧难断,因为这是自己用思维所精心编织洗练的。


2.

  苦难往往是人走向哲学的推动力。正是苦难使得人开始对习惯的一切发生疑惑、进行反思。也正是在反思之中,人得以发展他的理性和思想。



Relative
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115017019/

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Philosoph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