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今,哲学已成了一种抽象而艰深的理论而非一种生活的智慧。这篇文章是试图寻找实际生活与抽象理论之间的弥合方法的尝试。

一、哲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

1.哲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何以成为可能

无论中西,探究哲学其起源的原本旨意,寻求恰当的生活方式就是其中之一。不过,随着学科的发展,哲学与生活的裂隙越来越大,时至今日,哲学几乎已经无法发挥指导生活的作用了。然而,这又是哲学的必然走向,无可厚非。实际上,之所以古代哲学更能贴近实际,正是由于其尚处于初生阶段,各种理论的逻辑还并不完善严密,还尚未脱离直觉的范畴。其实,只要哲学的基础还是逻辑,那么抽象艰深的方向就一定是哲学的发展方向;实际上,任何科学都是如此。

虽然理论的发展似乎永无止境,也太过脱离实际;但是这不是我们逃避哲学问题和哲学思考的理由。须知世界之复杂,人力之渺小,人之所以特别是因为人天生就具备这样一种潜能——思想。不过在面对艰深的理论体系时,我们仍然需要有所侧重,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、有能力去成为哲学家。那么唯一的解决之道是放弃一些准确性,以换来实用性:专注于生活哲学而非其它。

那么,到底什么是生活哲学?它与非生活哲学又有哪些区别呢?哲学与非哲学的分界线就在实用性上,哲学是脱离了实用性的方法论而上升到一种更抽象的层次的存在,就像空气一样看不见、摸不着,但确实是必要的。生活哲学尤指那些与实际生活密切相关的理论。例如:有人以钱财作为人生的最高目的,有人以真理作为人生的最高目的;有人认为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是不可分割的,有人则不然;有人认为人性本恶,有人认为人性本善,还有人认为人性无所谓善恶。这些都属于生活哲学的范畴。(以下的哲学均指生活哲学)

不过,生活哲学指代的并不仅是一个理论上的存在,而是理论与直觉相结合的存在。在实际层面,理论总是与直觉相脱离,这是由于两个存在本就不统属与一个系统^1。理论上的哲学就是思想文字所呈现出来的样子,而直觉上的哲学,常常不经过思想文字,就以一种感觉的方式呈现、以一种生活方式反映。如果随便向一个人发问:「你觉得人性本恶还是本善?」尽管他可能从未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,但他一定会有相应的感觉。这是因为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,他一定会形成与问题相应的感觉。这种感觉自觉或不自觉地指导着人进行各种行动。所以说,生活哲学是一个人精神生活的核心,无论他是自觉形成的还是不自觉形成的。起实际作用的属于直觉的哲学,最接近真理的是属于思维的哲学,理论与直觉相结合才能真正发挥哲学的威力;就像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,劈开愚昧,斩出黎明。

我认为,即使没有理论上的哲学,只有直觉上的哲学,那么他就算是一个具有哲学的人——虽然还不能被称为哲学家;相反,只有理论上的哲学、没有直觉上的哲学的人,不能算是一个具有哲学的人——虽然经常被称为“哲学家”。哲学在更深的意义上就是一种生活方式,是一种通过生活而展现的存在;它必须在每时每刻都要被践行,即所谓「平常功夫」。真正的哲学的精髓在于,它使我们有选择地成为一个全新的、更深层次的人。如果哲学是一项有待检验真理性的理论,那么生活就是它的试验场。没有生活检验的哲学就像没有实验检验的科学一样失范。

各人的生活哲学的面向、深度和内容有所不同,基于此而形成的性格行为也就不同。下面就各类人生哲学进行实例分析。


2.苏格拉底的哲学生活方式——以《格黎东篇》为范式

故事背景:格黎东^2来到苏格拉底的牢房,试图救他出狱,但苏格拉底拒绝了格黎东的好意,于是他们之间展开了一场辩论。

开篇的寒暄:

格黎东:……我看了一会儿,真佩服你能睡得那么香。我有意不惊醒你,让你尽量安眠。我跟你结识以来,时时感到你性情和美,在当前这场灾难中越发令人如坐春风,因为你身处逆境态度这样平易,这样泰然。

苏格拉底:格黎东啊,我活到这么大岁数,自知必死还心惊胆战,就太荒唐了。

格黎东:苏格拉底啊,别人年纪大了陷入这类灾难时,他的岁数并不能使他泰然自若,不为噩运所动。

苏格拉底:的确如此。……

这至少表明了两个信息:①苏格拉底知道自己将死,但不为所动;②苏格拉底知道自己与他人在面对死亡时是有所不同的(或者说不符合常理的)。哲学的一个大问题就是教人直面生死,如果一个哲学家在谈论理论的时候头头是道,临死之前却惊慌失措,这便不是一个哲学家而是一个理论家。王阳明临终之前,弟子问他有何言语留世,答曰「吾心光明,夫复何言」,遂去;这才是一个哲学家的本色。再者,苏格拉底同样明白是什么支撑着他在面对生死大关时,有如此过人定力,在后文他将原因讲述了出来。

格黎东劝解苏格拉底时,认为:

  1. 苏格拉底是一位不可失而复得的好友;
  2. 若格黎东等人救出苏格拉底,众人会以为格黎东等人是重财轻友之辈;
  3. 苏格拉底不出逃是一种自暴自弃,这不符合道德;
  4. 不出逃就等于是遗弃了家人,这是一种对责任的逃避。

苏格拉底的回答是,我们应当始终如一地遵循道理而行事,即使前路是死亡;应该首先来看看之前的理由是否是成立,以及为什么不出逃是一种正义。苏格拉底提出了三道论证:

第一,我们不必听从多数人意见,而应当听从那些最优秀的人的看法。比如一个从事体育锻炼的人,应该只听从医生或教练的意见;如果听信外行的话,就会对身体造成损害。所以,对于正义与不正义,应该也只听从内行(深知义与不义的人)的意见;如果听信外行的话,就会对道义造成损害。因此,之前的论点是错误的,因为名声、养家都是众人的一般看法;同样的,我们也可以知晓,众人是有理由将我们至于死地的(当他们不以真理为行事准则时)。

第二,重要的是活得好而不是活着;活得好就是指正义地生活;所以我们应当做正义的事。

第三,所谓做正义的事,首先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容许故意做不正当的事。以坏报坏,是不正当的事;也就是说,不管别人做了什么,都不能对人做不正当的事。其次,一个人如果同意某件事情正当,就一定要去做。

苏格拉底由此推断,如果逃跑是不正当的,那么他就不应该逃跑。接下来,他就逃跑的不正当进行了论证:

  1. 破坏判决就是破坏法律和城邦,试图推翻法律和城邦是不正当的。因为法律使得判决生效,而城邦正是靠法律而维持秩序的。

  2. 法律和城邦的地位高于个人,个人必须服从法律和城邦,违背法律和城邦的命令是不正当的。因为个人受惠于法律和城邦,个人就必须服从城邦的命令。

  3. 居住在雅典代表了同意遵守法律的协议,违背协议是不正当的。因为如果人不愿意遵守雅典的法律,可以选择离开;如果没有离开,代表同意遵守雅典的法律;在同意服从法律后,又选择不服从,就是违背了之前的协议,是不正当的。

  4. 在受审的时候曾宣告:宁愿被处死也不愿被放逐。

并且,

  1. 逃跑可能会使得朋友遭受处罚。
  2. 其它贤明的城邦会将自己视为破坏法律的人。
  3. 逃跑使得法官们认为判决是公正的。因为破坏法律的人显然应当被定为毒害青年的人。
  4. 即使逃往那些不具有法治的城邦那里,苏格拉底也没有脸面再谈正义和美德,只能卑躬屈膝的生活。
  5. 即使自己死去,朋友们也会照顾自己的儿子们。因为真正的朋友不管自己是死还是活都是朋友。

如果就这样死去,那么苏格拉底就是受到不公正的审判而死,是正义的而非以坏报坏,因为

  1. 不公正是人的问题,而不是法律的问题,损害法律是不正当的。因为是人应用了正当的法律做出了不公正的判决,不公正的结果是人造成的,不是法律造成的。

最后,

苏格拉底:亲爱的朋友格黎东啊,我仿佛听到了这些话,就像哥汝班祭司,听到神笛一样,如雷贯耳。因为这些话的声音在我耳朵里强烈鸣响,使我听不进其他的话语。这就是我现在的感情,你那些劝阻的话通通对我不起作用。如果你认为还能起点作用的话,请说吧。

格黎东:苏格拉底啊,我没的说了。

苏格拉底:好吧,格黎东,我们就照这样办,因为这是神指点我们的。

所谓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苏格拉底做到了为自己的哲学而死,就似中国传统的舍生取义、为道义而死。


3.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

儒者的终极理想是「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」,孔子一生周游列国,推行自己的治国之道,虽颠沛流离,却「明知其不可而为之」。

孔子曾厄于陈蔡,「不得行,绝粮,从者病,莫能兴」。孔子知道弟子有所不满,所以召唤弟子问道:「吾道非耶,吾何为于此?」子路的回答是:「应该是我们还不够有仁德,所以人们都不相信我们;也许是我们没有智慧,所以人们不让我们通行。」孔子回应道:「如果是仁者就一定会使人相信,怎么还有伯夷、叔齐呢?如果是智者就一定能通行,怎么还会有王子比干呢?」子路只能退下,子贡入见。孔子又问了一遍,子贡的回答是: 「夫子的道至为广大,所以天下不能容纳夫子。夫子还是把你的主张稍稍降低一些吧」孔子回应:「你啊,优秀的农夫善于种植,却未必善于收获;优秀的工匠很灵巧,却未必能使别人称心如意。作为君子,能够修炼他的主张,用其纲领来治理统领其事业,却不能为天下所容纳。如今,你不去修你的道,却要求别人容纳? 赐呀!你的志向不太高远啊」子贡退下,颜回入见。孔子又重复了一遍问题,颜回的回答是:「夫子之道至大,故天下莫能容。虽然,夫子推而行之,不容何病,不容然后见君子。夫道之不修也,是吾丑也。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,是有国者之丑也。不容何病,不容然后见君子。」孔子欣然而笑曰:「有是哉,颜氏之子。使尔多财,吾为尔宰。」

孔子为自己的道义而努力一生,终究无力救济斯世,用其评价伯夷的话来评价自己是十分恰当的:「求仁而得仁,又何怨」。

又如道家哲学,讲求顺应自然、清静无为。庄子一生贫穷 ,甚至生活多次陷入困顿,然而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。

《庄子》有这样一则故事:庄子在濮水边钓鱼时,楚王派了两位大夫去请庄子出仕。可是庄子持着鱼竿头也不回,问了这样一个问题:「我听说楚国有只神龟,已经死了三千年了,君王把它盛在竹盒里,用丝巾包着,藏在庙堂之上。请问,这只龟,宁可死了留下骨头受人尊贵呢?还是愿意活着在泥巴摇着尾巴?」二大夫回答:「愿意活着在泥巴摇着尾巴。」庄子曰:「去吧!我将在泥巴摇着尾巴。」

庄子追求的是在自然大道,俗世之功名对他而言就如过眼云烟。「泉涸,鱼相与处于陆,相呴以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」,就是庄子哲学的最好注解,而庄子也正以其生活方式践行着自己的哲学。




二、生活方式的探讨

1.哲学生活方式的功用

哲学能够给我们带来幸福吗?这是一个古老的问题。我相信,如果将一切物质上的欲望排除在外,那么无疑,哲学必将是通向幸福的唯一道路。可是人似乎没有可能成为一个完全的圣人;各种欲望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心之中。不过即使从这一角度来看,哲学也能带给我们心灵的平静、内在的自由和更为自主的生活方式,而且也唯有通过哲学这一条路径获取。而其它诸如艺术、技术,都只能带来片面的宁静和自由,只有发展到哲学层次,才能上升到智慧的层次。

除此之外,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矛盾的存在,哲学可能无法解决这种矛盾,但哲学能够将矛盾由低级上升到高级,从而获得更深远的思想、体验和情绪,达成一种更高的精神境界。


2.以何种生活方式

(1)更深沉的思考

思想的轻浮十分容易,只要抓住一点似是而非的理论就可以狂妄地叫嚣,并在由此而来的轻浮的骄傲中无法自拔。而从轻浮转向深沉则需要经历一些巨大痛苦和恐惧;唯有真正直面现实生活的锻打锤炼,将那些轻浮的甲壳打磨殆尽,才有本真的内心水落石出。

用热闹代替寂寞容易,用喧嚣代替丰富则十分困难;

用欲望代替理想容易,用快感代替幸福则十分困难;

用捷径代替困苦容易,用轻松代替坚忍则十分困难;

用虚伪代替美德容易,用邪恶代替崇高则十分困难。

痛苦作为一种既定命运是人所不能避免的,我们需要用一种更深刻严肃的视角反思人生。

(2)更高尚的心灵

不再用工具理性去衡量一切事物,而是把那些高尚的东西作为价值本身。我决不相信物欲可以代表人所追求的一切,正如我相信人不仅仅是为他自己而活。

(3)更高层次的审美

审美的提升有三个阶段:粗糙——华丽——简单。不仅要改善粗糙的美,也要学会舍弃华丽的美;因为至繁归于至简,唯有洗净铅华的明亮朴素才是真正的至美。不仅要从自然、文学和艺术中寻找美,而且要从生活之中寻找美。


借用马克思的话:「在哲学的入口处,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,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:『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,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』。」


3.尾声

践行哲学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一如斯宾诺莎在《伦理学》的结尾处所言:「尽管我已经指出的走向这个目的的道路极其艰难,但它仍然可以被发现。这条道路真的是很艰难的,因为它很少被发现。如果拯救的方法被发现了,没有付出多大努力就被发现了,它怎么就会被几乎所有的人所忽略呢?所有伟大的事物如同他们的稀少一样的难以企及。」




Reference


[1]柏拉图对话集[M]. 商务印书馆, (古希腊)柏拉图著, 2004

[2]P.哈道特,李文阁.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哲学[J].世界哲学,2007(01):3-12.



Footnote